• Sven Lu

Naked & Famous Denim 受邀加拿大名店Gerhard訪問對談

已更新:11月 15



Naked & Famous 紐約旗艦店開幕一個月後,Gerhard老闆特意拜訪Naked & Famous位在SOHO區的新店,訪問了創辦人Brandon對於生活的觀點,對話中談到在紐約開店的事、木芥子玩偶、本田Perlude以及所有與丹寧相關的事情

Langton Williams (Gerhard選品店主)

Brandon Svarc (Naked & Famous Denim創辦人)



你們店的地板看起來是原色丹寧做的…地毯嗎?


它不是地毯,而是特製的地磚! 是日本人發明的新產品,使用塑料地板結合丹寧布料,整間紐約旗艦店以及加拿大的新總部裝潢都是用這款地磚鋪設。


是誰發明這款丹寧地磚的呢?


日本有間公司叫做Tajima – 他們和日本最大的丹寧織布廠合作推出,在發明不久後我們就得知這項消息,公司所有人都覺得「oh 我們一定要買這個當公司地板!」


所以你並不是促成這項發明的幕後推手囉? (很像你們會做的事)


是的,裸女這次跟這項發明無關,我們純粹是緣分到了,在打算裝修地板的時候突然發現了這樣東西!


上次開幕來訪的時候,你向我保證最終地板上會產生一些很讚的藍染色落– 這次看著地磚,我完全可以想像未來褪色的樣貌


最多人走過的就是更衣間附近的地板…還有改褲子車縫機後面,都開始有了色落產生,說實在蠻酷的! 每個來訪的人都會留下痕跡。


對了,我完全忘了你們有一個暗門 (Brandon的店員突然摸著一道牆,隨即翻開進到了牆後方的員工休息室)


沒錯,我已經想要暗門很久了。


所以你拉了牆上的一個玩偶,們就開了?


是的,這種小玩具叫做木芥子(こけし),這是日本的復古玩偶


這真的是純正的骨董對吧?


對!我總共有173個,我從我最愛的骨董店買來的:Akaria,拉一個玩偶就會開啟神秘之門,通往我們的儲藏室和廁所以及機電室,你知道的…電影裡都是拉書櫃上的一本書們就開了,所以我們有一排玩偶,對的玩偶才會開啟機關!



你知道的…電影裡都是拉書櫃上的一本書們就開了,所以我們有一排玩偶,對的玩偶才會開啟機關!





聊聊身為一個加拿大設計師,是什麼原因使你把店開到紐約來呢?


紐約市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新據點,簡單來說紐約就是這個世界的中心,擁有著無比巨大的市場份額,它有最多的外地旅客;巨大的人口數量;受過優良文化洗禮的顧客,且許多人早已愛上原色牛仔褲,總之,我們在美國遲早得有一個據點來呈現我們所有的商品,我們在全美洲各地都有選品店夥伴,但是沒有一個經銷商能一次呈現所有商品。


我想在紐約Soho區插旗:Soho是全美國最大的購物商圈,這區很可能是全美國最多外國旅客的景點,此區很便捷,能滿足我想要完整呈現NF品牌的條件。


再說,我們得親自招募並訓練員工。許多百貨公司都有販售NF的褲子,但是並非每一間店的員工都適合做這行,我不是指他們不認真工作,而是有的店員自己可能連自家的商品都沒穿過…的那種情況。


你們對員工的要求是,為了能正確地介紹,甚至得了解其它一千個品牌的相關產品知識…


沒錯,這裡我們找到了五位棒極了的銷售夥伴,每一位都由我們總部親自訓練,不僅如此,我們不找經驗豐富琢磨過的銷售、管理人員,我們從頭開始,從我們的Reddit原色褲版面的粉絲中尋找真正熱愛丹寧的人展開合作。


當然,NF品牌最死忠的粉絲都在那了,熱情是唯一無法透過訓練得到的。


對阿,每一位員工都充滿熱忱與鬥志,每一位店員私底下都是丹寧狂熱者,上班穿、吃飯穿、睡覺也穿,每天喜歡著自己的穿著。



你剛剛講述了開紐約店的原因,我想問問開店後美國人對於加拿大生產的牛仔褲有什麼感覺? 他們在意產地這點嗎?


不同人一定是因為不同原因買我們的褲子,很多人特別喜愛北美洲,包含美國與加拿大生產的東西,這些世界先進國家所生產製造的商品,從不使用童工、不將染料廢水倒入河川,人們對於非中國製的商品有種尊敬。像我個人就特別喜歡品牌本國當地生產的商品,假如說一個法國品牌的商品也在法國在地生產,那會給人一種真誠的感覺,


我們在Gerhard店內的感受是,人們喜歡Naked & Famous的原因是你們不斷嘗試而且真誠的精神—在非常合理的價格提供最頂尖的布料。但真正區別Naked & Famous與其它高端丹寧品牌的是那些帶有「玩味」的大膽創新:像是會在夜裡發光的丹寧、抓一抓會有香氣可以聞的丹寧,有的布料點子不知從哪來的甚至有點蠢,但也有些人懂你們豐富的想像力。


沒錯就是這樣。


這些作品有讓你的品牌更壯大嗎? 未來NF會往哪個方向前進?


希望會囉,人們總是問我這些瘋狂、傻逼、有趣的點子從哪裡來的,我們在設計的過程不過是試著以童年時候的純粹去做發想,童年的我們會怎麼想…在公園遊玩的時候…爸媽有著各式各樣的煩惱…他們得擔心賦稅…而你…身為一個小孩成天想著這些天馬行空的點子,NF許多作品的靈感,說實在的都是來自童年回憶,我小時候的房間天花板還貼著螢光綠的貼紙呢,我當時就想,那何不乾脆做一件會像貼紙一樣在黑暗中發出綠光的褲子勒!?


我記得當時還有送一個小的紫外光手電筒! 可以讓你照亮自己的褲子,就像小時候買快樂兒童餐,會送一個玩具是一樣的感覺…


當然,之前還有會因為體溫加熱而變淺的布料,手放上去會馬上出現一個手掌印的色差呢…我們就是做一些從沒有人想過,或是不敢做的事情,對我來說這樣的工作再好不過了!


人們總是問我這些瘋狂、傻逼、有趣的點子從哪裡來的,我們在設計的過程不過是試著以童年時候的純粹去做發想,童年的我們會怎麼想…



所以你從自己的人生回憶中尋找靈感…而最棒的點子都來自童年


是阿,至今我們累積了各種不同的點子,還有不同的丹寧製作方式,有的還是意外中的產物,像有一次,我們在岡山和一間織布廠開會,他們見面總是會先上茶、咖啡…或是任何你想要的飲品—這是日本人非常謙和有禮的文化。接著布廠攤開一系列丹寧布,然後Bahzad指向了一塊丹寧「看! 那個設計真酷…」在他伸手去摸丹寧的路上撞倒了一杯咖啡,咖啡滲透了桌上的一塊丹寧布,Bahzad開玩笑地說「哈哈,咖啡染丹寧!」當下布廠眼睛一亮對著我們說「阿! 你想要這種布料嗎? 我知道有一個廠商可以做得出來。」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子的,意外並不一定是壞事,從不同角度更能發現樂趣。


最近幾季的作品中,我非常引以為傲的創新就是「紗線」的面相,不像過往我們從「織布」方面創新,市面上大部份公司完全不會接觸到紡織,更不用說開發一款布料,他們都是從布商那邊直接買布居多,而NF現在不僅可以客製屬於品牌自己的布料,我們更往上游走一層,來到了紗線供應商,和他們討論各種可能,我們現在就可以跟紗線廠商說「我想做世界上竹節感最重的丹寧,或是棉絮感最重的丹寧」與紗線廠合作,讓我們現在有機會做到這樣的事,而且我們在業界12年的經驗,也讓織布廠相信我們的點子。


你有次告訴我,你的目標是要想出瘋到布廠一笑置之的點子,如果布廠說「不可能」或是「瘋了」,你就會越想要做出來


Well 只要有人跟我說做不出來東西,我就會特別想要它,以前有很多次被布廠打槍的經驗,打槍後我就跑去其它布廠請他們做…或是用不同的方式提案,大部分時候我們想到的點子,最終都做得出來。


有那麼幾次,是你真的碰到鐵板做不出來的嗎? 尤其是你特別想做的東西? 例如用棗子做的丹寧…?


有! 我之前很想用牛奶做丹寧! 而且它是有可能的,因為你可以從牛奶中萃取出蛋白質紡成紗,有了紗就能做成線,所以我想做的是棉和牛奶混紡的布邊丹寧褲,這很有可能成真,只是要開發這樣的紗線,最低訂單量需要非常非常大量的訂單,高到我們需要製作至少4000-8000件褲子。


關於牛奶纖維...是因為那時候你正在研發新的丹寧技術嗎? 還是有別人做過類似的產品?


我想問你有聽過蜘蛛絲纖維嗎…? 日本…我記得有一間公司叫什麼…我得找一下,使用蜘蛛絲紡成的紗線接近於真絲,它有無比的強度。科學家們試圖駕馭比防彈纖維更強的材質,它們怎麼發明出這樣的纖維呢? 科學家將蜘蛛的基因打進羊的身體,詳細我有點忘記是怎麼做到的,但最終的成果是他們成功將蜘蛛蛋白融入到羊乳蛋白之中,接著你就可以像紡織牛奶纖維一樣紡織蜘蛛絲纖維!


你做這些到底獲得了什麼?... 除了一切聽起來十分瘋狂之外?


這件事成工作出了比鋼筋還要強韌的材質,我們跟這家公司聯繫後,他們拒絕了我們,表示這項技術是科技上的突破,但尚未具有量產、商業化的能力,而我們只是想知道有沒有可能拿到…即便是一綑也好的纖維成品—就能做出蜘蛛絲纖維的牛仔布了! 所以這則故事告訴我們,牛奶也是可以紡成纖維的!



我們回到前面童年的話題,你就這樣跟童年的自己Facetime嗎…?


我有一個五歲還有一個快兩歲大的小孩!


他們是否影響了你的設計過程? 他們有為品牌出主意嗎?


他們沒有給我建議,但是我會把我的主意跟創作給我兒子看,他看了都很興奮,我第一次問他有見過彩虹牛仔褲嗎? 就是牛仔褲的內面像彩虹一樣七彩的。當我拿給兒子看的時候,我想他聯想到的是很帥的救生員之類的東西,馬上和我說「嘔老爸! 我想要彩虹褲!」我喜歡他的大膽,也是有的小孩喜歡素色的,但是他特別喜歡那些瘋狂的設計,因為他是我兒子嘛!


沒錯! 你兒子曾想出你也想要那東西的點子嗎?


他喜歡和我說關於海棉寶寶、樂高等等的事情,我通常不會跟他談生意上的事情,但我會聽他想要什麼:「我想要這個超級英雄」「我那個這個超快的東西」我總是再探尋他的內心有什麼想法,或許有一天他的想法也會成為牛仔褲商品!


他的想像力肯定是別具一格,我們賣了許多高品質服裝品牌,但我總是覺得Naked & Famous是其中賣起來最有樂趣的,我帶人們到丹寧區塊的時候他們總是感到驚奇,因為我總是跟他們介紹這些關於布料具有的高科技、復古的製作元素,突然間談到螢光牛仔褲的時候,他們總是很疑惑的問「為啥要這樣搞剛?」


我們品牌有著很獨特的混血品種,我們格外注重經典布料的選用,但是另一方面我們又樂於嘗試從來沒有人嘗試過的蠢設定,以前常有人問我「你到底為啥要做騷了會有香味的牛仔褲!?」「牛仔褲有味道的時候真的可以遮住臭味嗎?」「所以說我穿了不用洗澡囉?」其實都不是這些原因,單純因為好玩,如果我們不做,沒有其他人會做!




其實都不是這些原因,單純因為好玩,如果我們不做,沒有其他人會做!





這種幽默感我想也展現在你生活中的其他面向吧?,你有次聊到你自己打造的餐廳桌子…


我家的餐桌可是紫水晶做的! 桌面長寬1.2米長3米


你是從加拿大礦都Sudbury運來的還是怎麼買到的?


我是從一間叫做凱薩金石公司買來的,他們生產一些常見的東西作為核心產品。同時他們也有一個給瘋子的型錄,專門展示異國、獨特的石頭,其中有一樣商品就是紫水晶,用透明樹脂黏合在一起,塑形、磨砂,然後完成一個巨大的紫水晶集合體,桌面的左右兩側有兩個凹槽,是我請廠商做的,從不鏽鋼的腳座牽線藏燈在凹槽內,不鏽鋼的腳座也是超酷的,我請廠商使用卡榫鑲嵌在一起,完全沒有用到任何釘子或是焊接。


那在上面吃飯有比較好吃嗎?


如果你迷信水晶所產生的能量的話…我是不信拉…但如果你相信的話,有種說法是紫水晶讓你怎麼喝都不會醉! 如果你有一個高腳杯是紫水晶做的…你可能喝不醉! 可能這張桌子會讓我們保持清醒,但是我依然不相信那些有的沒的魔力…但是你相信的話,歡迎下次來我家喝點威士忌!



還有就是,你說你也曾經自辦進口了幾台右駕的的日本車?


我有幾台右駕車沒錯,其中一台是1990大發工業的Hi-Jet Jumbo,3汽缸660cc 45匹馬力。


這台車長怎樣?


他是日本的迷你貨車,日文也叫做Keitora (軽トラ)。


你真的有拿來開嗎? 還是他更像一個DIY修復計畫?


當然! 我兒子其中一個朋友的爸爸…我想現在也是我的朋友…他的職業是建築工程,他特別擅長架立攀岩牆、滑門牆等等,但是他沒有貨車可以運送成品,而他需要想辦法把東西送到他兒子的學校,於是他就到處問有沒有人有貨車可以幫忙,我知道了以後馬上一口答應! 我很興奮的開著日本小貨車去幫忙載,把東西綁好固定以後,我們拍幾張照片留念,目前為止…這台貨車大概只有出動這一次,其他時候我就是隨處亂開。


不過它依然建勇


現在來說…是的,它的化油器有幾次出錯過,可惜它的年代還沒有噴射引擎的成熟技術,但好在它的零件不算太難取得,當地後勤維修上有著不錯的市場。


真不錯,在這些小眾興趣背後,總是有一個熱衷且願意付出的社群。


是阿,這款車在農夫之間其實特別受歡迎。


是喔? 農夫開這台車的好處是什麼?


好處是它很便宜,日本小貨車常跟Polaris或是Bombardier這種雙門越野小車比較…兩個位子,後頭有一個平台可以放張小床,且通常是四輪驅動,搭載越野巧克力胎,對於農夫和獵人來說再方便不過,你可以開出去獵鹿,然後放在後車廂上,走林間小徑越野回家,我沒有在打獵,但我知道很多獵人喜歡這款車,因為它不僅可以越野,平時也可以開在路上,所以說他們在叢林裡打完獵,回到路上還能直接開高速公路回家,越野車可不能隨便開上街,這輛日本小貨車有45匹馬力,而越野車通常沒有這麼夠力,還更貴,負載和拖曳重量都少於日本貨車。



我很愛改車阿! 我有一台本田Prelude,我對它大改特改,我從以前就很喜歡日本的東西還有改裝文化。





你有升級引擎嗎? 我記得你也會自己改裝日本車? 尤其是在 ”玩命關頭” 搞壞了改車文化之前…


我很愛改車阿! 我有一台本田Prelude,我對它大改特改,我裝了Altezza尾…18吋的輪框…在當時可是很大的輪圈…改了身體套裝…排檔桿…品牌標誌…進氣管…雙排氣管…但是沒有烤漆貼圖在車體上! 全素車體! 但有改一些碳纖維車體…那時候朋友都會說我的車是從蝙蝠俠那偷來的! 我從以前就很喜歡日本的東西還有改裝文化,儘管我沒有真的拿來飆車或是跑直線加速賽。


原來如此,我想概念就是你想把自己的東西,改成自己喜歡的樣子。


這類的概念從以前就影響著我,我生下來就是要做些從來沒有人幹過的勾當!


---

原創作所有權屬於Gerhard所有

未經同意,請勿轉載